警示录:100起光伏风电安全事故复盘!

发布时间:2022-09-05 17:21:15 来源:ob电竞彩票 作者:ob电竞彩票软件

  在全球零碳经济的大浪潮下,中国的新能源产业迎来巨大的发展机遇。然而,不管任何发展阶段,任何产业的安全问题都极为关键。保证安全生产、保证产品质量,追求高质高效发展,是新能源行业长远发展的基石。鉴往知来,复盘过往的各种安全事故,对新能源十四五发展具有一定的警示意义。由是,黑鹰光伏分别梳理了

  事故1——2021年2月2日,山西运城稷山县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所在的山坡上发生火灾。事发后,当地应急、镇政府等部门到场将明火扑灭。

  事故2——2021年2月21日13时许,庄浪县公安局万泉派出所接110指令称,辖区光伏并网发电场着火,请求出警。接警后,值班民警迅速到达现场,发现山上太阳电板下面的干草冒着滚滚浓烟,火势迅猛。民警立即向县消防大队请求支援。后经过2个多小时扑救,大火被全部扑灭。

  事故3——2020年7月21日10时22分,位于常州市金坛区直溪镇工业集中区直东路8号的金坛区泰明光伏有限公司厂房发生火灾,金坛区119指挥中心接警后立即调派南环路消防站、直溪专职队,6辆消防车23名指战员赶赴现场处置。10时32分救援力量先后到达现场;11时51分明火被扑灭。

  事故4——上饶某领跑者基地的光伏电站,原计划做漂浮水面光伏,最终做成了打桩。结果不到一年时间,也即2020年7月,该地就发生了“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基本全部电站被泡水,损失惨重!

  事故5——2019年3月28日上午,新化县奉家镇双林村暴雨肆虐,洪水将村级光伏发电CPU板下面的基墩冲垮,使CPU板严重倾斜,如果不及时抢修排险,会导致CPU板整体垮塌,后果不堪设想。最终干群齐力暴雨中抢险,CPU板整体恢复了原来的平台,使光伏发电正常运转。

  事故6——2018年7月底,据光伏新闻,一家硅片企业铸锭炉发生安全事故,炉子底部隔热笼提升丝杠被烧穿。

  事故8——2018年7月19日凌晨,河北一硅片企业铸锭车间铸锭炉发生爆炸,硅液飞溅,现场一片狼藉。

  事故9——2018年7月,江西庐山市某价值40万的村级扶贫电站被严重破坏,电站基本报废。原因是某村民因在网上看到说光伏电站对身体健康会造成危害,刚好电站又离住的房子较近,所以破坏。

  事故10——2018年7月22日早上,四川乐山市高新区一光伏企业铸锭厂房发生爆炸,厂房屋顶被冲开,现场惨烈。幸亏该企业当前只开了4台铸锭炉,上班员工人数不多,但也有两名工人受伤,其中一人伤势较严重。

  事故11——2018年7月30日下午,受局部强对流天气影响,浙江金华桐琴镇上夫山和后定垄两村共有三户农房屋顶的光伏电站被狂风吹落在地,幸无人员伤亡。

  事故12——2018年6月底,山东济南南绕城高速光伏路面试验段光伏路面所在的车道被工程人员暂时封闭进行维修。这条曾经频上头条的光伏高速公路通车半年以来,已经先后三次进行维修,现场如“牛皮癣”。

  事故13——2018年6月15日上午,山东枣庄高新区宁波路泰国工业园内一光伏企业厂房着火。

  事故14——2018年5月8日上午,江苏张家港一金刚线企业发生大火,造成部分钢结构区域发生坍塌,损失不小,好在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事故15——2018年5月,某小学屋顶发生光伏电站起火事件,浓烟滚滚,隔着屏幕都能闻到烧焦的味道。

  事故16——2018年4月,广东湛江雷州市北和镇一个光伏扶贫发电项目,一个月内被打砸三次,甚至到现场维持秩序的民警都被打伤。打砸原因竟是当地村民认为光伏电站有强烈辐射。

  事故17——2018年4月19日,安徽铜陵一地面光伏电站发生火灾,从现场视频来看,火势已蔓延至光伏区,若干光伏阵列被烧的只剩支架,组件损毁严重。

  事故18——2018年3月下旬,北京一户用光伏电站发生起火事故,打着国内某知名光伏企业的品牌兜售劣质光伏系统,最终被证明为假冒伪劣,幸无人员伤亡。

  事故19——2018年3月27日,吉林白城某山地光伏电站在开春烧荒,在风借火势的情况下迅速蔓延至周边的光伏电站,严重威胁到电站资产,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

  事故20——2018年4月3日,位于甘肃省靖远县的北滩镇杜寨村光伏电厂550V高压变电箱燃起熊熊烈焰,周围电路复杂并且变电器底下存有一吨半变压器油,如果未能及时灭火,后果不堪设想。

  事故21——2018年4月18日,江苏南通一户用光伏电站起火,现场浓烟滚滚。

  事故22——2018年4月11日,湖南新化县某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在安装过程中,因触碰到屋顶电线,发生意外事故。

  事故23——2018年4月,山东滨州惠民县一家超市的屋顶光伏电站被大风吹翻,当日阵风达到7~8级,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事故24——2018年2月,河北北部某10MW在建项目发生火灾,由施工单位现场遗留火种导致,造成约3MW组件全损,直接经济损失超过500万元。

  事故25——2018年1月,河南南部某100MW在建项目发生重特大火灾事故,火灾由当地村民节日祭祀引起,整个火灾历时7个小时,造成约1.2MW组件受损,直接经济损失超300万元

  事故27——2018年2月初,某山地光伏电站突发火灾,熊熊大火在山坡蔓延。

  事故28——2018年2月,深圳塘朗新村发生一起火灾,警方调查后认定,这家住户在屋内放置自己组装的太阳能储电设备,给电视机供电,并使用了不合格的电线,造成电线短路,从而引发火灾。因过失引起火灾的嫌疑人被南山警方依法行政拘留10天。

  事故29——2018年初,一场大雪后,某能源公司10MW屋顶光伏发电大棚发生倒塌。事故发生以后,能源公司向保险公司发起巨额索赔。

  事故31——2017年12月,浙江南部某20MW光伏电站项目失火,火灾由周边村民遗留火种造成。火灾造成近1000片组件受损,另有部分电缆、汇流箱设备受损,直接经济损失超100万元。

  事故32——2017年12月15日晚间,17:42分左右,江苏泰州,一辆正好停在储先生家电站下方的三轮车发生自燃,导致火灾。储先生家的12块光伏组件遭受损坏,正好监控录像拍下了这一次事故。

  事故33——2017年年8月,一组福建农村光伏组件起火,组件被烧坏的图刷爆了朋友圈!

  事故34——2017年12月5日早上8点,陕西榆林市定边县姬塬镇蒋阳庄郭元峁村光伏电站起火。

  事故35——2017年7月13日凌晨1时32分,晶澳(扬州)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7号车间发生火情。部分钢结构区域发生坍塌,未造成人员伤亡。

  事故36——2017年7月9日晚间,河北省保定市,大风、暴雨、冰雹等强对流天气轮番登场,保定市多户光伏电站被掀起损坏。

  事故37——2017年6月,江西九江某光伏电站被洪峰冲垮。电站损失规模150KW,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万元人民币。

  事故38——2017年6月,青海地区一阵大风吹过,某光伏电站中多组平单轴跟踪系统应声倒地,桩基础被连根拔起。

  事故39——2017年5月,山西一家户用光伏电站逆变器着火。起火原因是使用了劣质逆变器,引起直流拉弧,最终导致内部器件自燃。

  事故40——2017年4月,江苏省阜宁某地,因大风天气,一光伏电站被吹塌,现场凌乱不堪,光伏组件严重受损。

  事故41——2016年6月23日下午14点30分,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遭遇强冰雹和龙卷风双重灾害。阜宁县阿特斯受损情况较为严重,两栋厂房严重损毁,损毁面积达4万平方米。

  事故42——2016年2月2日下午16时,南京中电光伏企业第三车间突发火灾。失火原因为车间制绒天花板着火。

  事故43——2014年8月,湖北武汉某屋顶光伏电站发生着火,彩钢瓦屋顶被烧穿了几个大洞。

  事故44——2015年1月1日早上9点半,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勒流街道港口路的广东富华工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发生一起气体爆燃事故,殃及屋顶30MW屋顶光伏电站。

  事故45——2015年3月17日凌晨6点左右,上饶晶科能源硅料部发生一起火灾,直至上午9点半,消防队员仍在扑救,火势已经基本控制住。

  事故46——2014年5月15日7时40分,安徽怀远县经济开发区内安徽圣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发生火灾,大火燃烧了近4小时方被扑灭。

  事故47——2014年7月12日凌晨2时许,浙江省东阳市横店太阳能光伏园区的一电池片生产车间发生火灾。

  事故48——2013年9月,中新天津生态城服务中心的屋顶电站项目发生火情。起火原因为天气过热引发楼顶防水层和光伏电池组件的自燃。

  事故49——2012年5月3日,位于中国常州武进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龙门路1号的江苏格林保尔光伏有限公司发生特大火灾,疑似保温材料着火。

  事故50——2011年3月25号12点50分左右,位于无锡市滨湖区新华路的尚德太阳能厂房发生火灾。

  9年前,甘肃酒泉,深秋的一个夜晚。华锐风电科技(甘肃)有限公司设备生产厂区施工现场承包方宁夏天信建设发展股份公司1000吨履带式起重机在作业过程中突然倾倒,造成包括时任肃州区委副书记、酒泉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于永东在内的5人当场死亡,1人受伤。

  这是国内风电史上一次众所周知的重大事故;这也被视为彼时风电“”带来的“重大教训”之一。如今,9年过去,在中国乃至全球风电取得长足进步的“新时期”,但一些几乎“雷同”的事故还是“屡禁不止”。到底是哪些因素导致了风电行业一些火灾、坠亡、触电、倒塔等重大事故的发生?。

  事故 1——华电重工承建海上风电项目发生爆燃事故,19人跳海求生1人失联。2017年7月14日,江苏省滨海县黄海海域发生强雷电天气,正在施工建设的国家电投滨海北区H2#400MW海上风电场工程海上升压站一层平台35kV电缆发生爆燃。据江苏广电总台报道,事故发生后,19名工人跳海求生,18人获救,1人下落不明。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上述海上风电项目由国家电投江苏海上风力发电有限公司投资建设,项目勘测方则是首次担任海上勘测任务的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华电重工股份有限公司(601226.SH)为总承建方。

  事故 2——辽宁康平风电场“4.22”12号Vestas风机机舱火灾。2017年4月22日,康平风电场一台Vestas 850kW机组发生机舱着火事故,接到报警电话后,康平县消防分队派一辆消防车于16点40分赶到12号风机事故现场,由于机舱高度超出消防车扬程,消防队无法对火灾进行扑救,为了避免事故扩大,风场会向消防队一同派人警戒,将周围道路封闭,风机周围250米范围内禁止人员靠近,12号风机机舱明火于18时40分熄火。

  事故 3——国华能投呼伦贝尔分公司新右旗风电场“5˙9”风机事故。国家能源局东北监管局通报,2016年5月10日,神华(呼伦贝尔)风电有限公司35202号风电机组(型号DF70B)发生着火事故。国家能源局东北监管局通报国华能源投资呼伦贝尔分公司新右旗风电场“5˙9”风机事故情况,并对风电企业提出了三点工作意见。

  事故 4——东汽风机4.13风机燃毁事故。2011年4月13日,中广核甘肃干河口第一风电场7#发生风机着火烧毁事故。发生事故的风机型号为FD77A,发生事故的风机编号为 FD77ANo365。事故发生后,中广核风电公司、东方汽轮机厂、中广核甘肃干河口第一场对事故进行了深入调查。结果表明,此次事故是由变桨故障引起风机加速,在紧急刹车时产生火花引起火灾。

  事故 5——东汽锡林浩特东风电机组火灾事故。2009年7月14日上午10时,中广核位于内蒙古锡林浩特东45公里的风电场,一台东汽FD-77的1.5兆瓦风电机组发生火灾。原因据说是维修过程中,在机舱烧电焊,引发机舱内的油脂起火。

  事故 6——华能宝龙山风电场机组火灾和倒塔事故。2010年1月24日,位于通辽的华能宝龙山风电场30号机组,1.5兆瓦的东汽FD-77机组发生飞车引发的火灾和倒塔事故。监控人员当时发现监控系统报“发电机超速,转速为2700转/分”(正常运行时应小于1700转/分),高速轴刹车未能抱死刹车盘。华能值班人员随即将集电线路停电,在短暂停机后,风轮再次转动(原因不明),随着转速的不断增大,高速轴上的刹车盘摩擦产生大量热量,出现火花导致机舱着火。现场查看风机时,发现第三节塔筒也发生折断。

  事故 7——苏司兰风电机组火灾事故。2010年4月,辉腾锡勒某风电场的一台Suzlon的S64/1250千瓦风电机组发生火灾事故。据苏司兰公司介绍,火灾是由于液力联轴器故障发生溢油,并引发着火,不过该次事故并未造成设备全损。

  事故8辽宁某风电场45号机组机舱着火事故。2020年01月12日,辽宁某风电场45号风电机组着火,风电机组机舱烧损,轮毂及三只叶片根部过火,箱变高压侧C相熔断器爆熔喷出,箱变门轻微变形。

  7:54,风电场45号风电机组报“(29)网侧接触器690V保险故障”,风电场运维人员查看故障信息后,准备开票前往45号风电机组处理故障。8:00,变电站监控系统报“35kV东升三线零序一段保护动作跳闸”,随后风电场立即安排人员巡视东升三线,巡视人员到达东升三线风电机组机舱起火,立即逐级上报事故情况,同时拨打火警电话,组织安排人员做好现场安全工作。8:49,消防车到场控制地面火势,机舱火焰逐渐熄灭。

  事故 9——周家井风电场塔筒倒塌。2019年4月12日下午3时左右,甘肃民勤周家井风电场在进行风机定检工作时,一台风机塔筒倒塌,风机上6名检修工作人员跌落,致4人死亡,1人重伤,1人轻伤。

  此外,该事故被传为“中广核民勤风电场”,但马上就有网友留言澄清,该安全事故风电场并非中广核民勤风电场,而是周家井航天新能源风电场,且项目和风机都是航天新能源自己的。

  事故 10——福建莆田海上风电工程平台下沉多人遇险。2018年10月18日1时45分,位于福建省莆田市的海上风电二期工程一平台突然下沉,导致17人遇险。莆田市海上搜救中心18日通报,经多方努力,遇险的17名平台工作人员全部安全撤离。

  事故 11——山东菏泽天顺风能(002531)的倒塔。2018年3月初,山东省菏泽李村风电场发生倒塔事故,经营风场是该项目业主方天顺风能向风电产业链下游延伸的重要举措,此举将为企业带来稳定的收益和现金流。然而2017年8月底,轮毂高度达137米的维斯塔斯全钢标准锥形柔性塔筒V110-2.0MW风机刚刚刷新了当时风电行业项目级(非样机)塔筒高度新纪录,不到半年,随风摇动的塔筒和脱落的叶片便狠狠地打了天顺风能和维斯塔斯的脸。

  事故 12——郴州湘水天塘山风力发电有限公司风机倒塔。2018年3月17日,郴州湘水天塘山风力发电有限公司一风机发生倒塔事故,暴露出电力企业风机检修、运行维护工作不到位,设备缺陷整改不力等问题。为此湖南能源监管办专门印发《关于加强风电机组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对加强风电机组安全管理、防范风机倒塔事故提出监管要求。

  事故 13——宁夏南华山风电场C04机组发生倒塔。2018年3月25日,宁夏南华山风电场C04风电机组进行检修作业时发生倒塔,造成一人轻伤。

  事故 14——宁夏大水坑风电场机组倒塔事故。2017年12月2日16:04:07,大水坑风电场风机正在运行过程中,综自报35kV母线Ⅱ母保护电压消失,大风04线保护过流Ⅱ段动作,大风06线保护过流Ⅱ段动作,大风04线线跳闸,班组立即组织人员对变电站进行检查,发现线路确已跳闸,随机组织人员巡视3条线线风机倒塔,风电机组严重损坏。

  事故 15——大唐新疆淖毛湖风场发生倒塔。2017年7月25日下午13时,大唐新疆淖毛湖风电场发生了一起重大风电机组倒塌事故。淖毛湖风电场是大唐集团今年在疆的开发建设的两个200MW整装开发的风电项目之一,位于新疆哈密市淖毛湖镇,地处哈密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风能储量丰富,具有很强的开发潜力。

  事故 16——河北乌登山风电场风机倒塔。2016年2月16日,河北乌登山风电场110号风机倒塔,塔筒变形,叶片、机舱和轮毂等设备部分损坏,并导致111号风机陪停。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叶片质量出现问题,在运行中开裂,气动不平衡,引起风机剧烈摇晃。同时,由于叶片打到塔筒,造成风机倒塔。在此过程中,风机3个叶片角度均未收桨,风机安全保护装置未起到作用。

  事故 17——山西偏关水泉风场项目14号风机倒塔。2016年2月20日,山西偏关水泉风场项目14号风机倒塔,风机从底部法兰距底部塔筒焊口30毫米处断裂,折断后向东北方向倒塔,塔筒变形,叶片、机舱和轮毂等设备部分损坏,并将相邻的箱式变压器和集成线路铁塔压损。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风机振动值严重超标,5分钟平均振动值明显超过保护动作值,造成法兰疲劳开裂,导致风机倒塔。风机运行中风机振动跳闸保护没有动作。

  事故 18——沿海风电场难抵“威马逊”台风。2014年7月,强台风“威马逊”席卷了海南、广东及广西等多个省,其中海南文昌和粤西等多地区都出现了灾情。这令此前安营扎寨的多家风电场受到了较大影响,一些风机出现了损坏。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昨天下午获得的消息,华能集团下属的海南文昌风电场运营着33台华锐风电(601558.SH)的风机产品,“风暴持续了四五个小时,致使我们的风机中有3台出现了问题。”华锐风电一位内部人士证实,这三台风机中一台被吹倒,另外2台的叶片飞掉。另有消息称,粤电集团旗下的湛江徐闻勇士风电场安装了保定天威33台TW1500/77。据统计,现场的13台风机被吹倒, 5台风机则出现了损坏现象,如叶片破裂、发电机掉落、机舱被揭开等等,以致无法运行。

  事故 19——台风“天兔”过后有8台机组被拦腰折断倒塌。2013年9月22日,台风“天兔”在广东省汕尾市沿海登陆,广东沿海地区风电场在此次台风期间受到巨大冲击。汕头红树湾风电场有25台风电机组,“天兔”过后有8台机组被拦腰折断倒塌在地,另外9台风机叶片被折断,剩余8台机组在外观上没有出现明显损毁现象。据介绍,“天兔”台风侵袭造成该风场损失接近一个亿。

  事故 20——新誉风电机组倒塔事故。2010年1月20日,大唐国际在山西左云的风电场,常轨维护人员进行“风机叶片主梁加强”工作,2010年1月27日工作结束。28日10:20分,常轨维护人员就地启动风机,到1月31日43#风机发出“桨叶1快速收桨太慢”等多个报警,02:27分发“振动频带11的振动值高”报警,并快速停机。18:00常轨维护人员处理缺陷完毕后就地复位并启机。2月1日3:18分后43#风机无任何信息,现场巡视发现风电机组已倒塌。事故发生后,风电场将二期风机全停,并进行外观、内部的全面检查。3月4日,左云风电公司检查发现二期61号风机中下塔筒法兰连接螺栓断裂48个(共125个),在螺栓未断裂部分的法兰与筒壁焊缝中有长度为1.67米的裂缝,其异常现象与倒塌的43号塔筒情况基本一致。

  事故 21——风暴潮造成华能山东项目受损。2009年4月15日凌晨,一场大风刮到了山东省渤海海域,大风与海浪、天文大潮交互影响,形成了30年不遇的强风暴潮。风力达到11级,在山东北部沿海掀起近5米高的巨浪,此次风暴潮事故给沿海地区基础设施造成严重损失。

  事故 22黑龙江某风电场29号机组发生倒塔事故。2020年1月2日,黑龙江某风电场29号机组发生倒塔事故,经过对现场的检查,事故发生原因是检修人员未能辨识大风天气(约16m/s)工作的危险因素,盲目开展转速测试时,比例阀、逻辑阀卡涩,导致叶片开桨速度快而回桨速度慢,风电机组发生叶轮超速倒塔。

  经调查,自2019年12月15日至事故发生期间,29号风电机组故障停机时叶片顺桨速度远小于设定值。检测29号风电机组液压系统比例阀,发现阀体锈蚀且液压油中含有杂质,阀芯卡滞不受控,导致叶片以8.5°/s快速开桨(正常范围为1.5-2°/s);检查逻辑阀时,发现阀芯被变桨液压缸的杂质卡住,导致紧急停机时叶片以1.5°/s的速度缓慢顺桨(正常范围为11°/s)。做好安全措施后,将两只故障液压阀换至正常风电机组进行实验,发现实验机组出现相同故障。

  事故 23黑龙江某风电场#1风电机组发生倒塔事故。该风电场位于黑龙江省,风电场总装机容量77.2MW,分两期建设,其中一期工程2006年2月并网发电,2007年10月退出质保;二期工程2009年11月并网发电,2017年12月退出质保。

  2019年12月3日15时00分,风电场环境温度-28℃,#1风电机组平均风速15m/s。风电场运行值班人员通过scada监控系统发现#1风电机组报FM49(发电机超速1)故障,发电机转速2108转/分钟。12月3日15时02分,风电场运行值班人员通知检修人员前往#1风电机组就地检查。

  12月3日15时15分,风电场检修人员到达#1风电机组机位,发现一只叶片叶尖正常甩出,另外两只叶片叶尖小部分甩出,塔基控制屏显示风速约15m/s,发电机转速约2100转/分钟,机组处于超速运行状态。检修人员通过手动控制停机、手动控制偏航、触发塔基急停按钮等操作无效。

  12月3日15时18分,将#1风电机组对应集电线路由运行状态转为备用状态,切断机组控制电源,机组转速未下降。同时启动电力设备事件应急预案,成立应急处置领导小组,指导开展应急处置工作。

  12月3日15时20分,在#1风电机组周围及通往机位道口采取安全隔离措施,防止无关人员进入。

  12月3日16时17分,将#1风电机组所在集电线路由备用状态转运行状态,恢复机组控制系统供电电源,风机状态未变化,转速未下降。2019年12月3日22时30分,在中控室越过机组通讯模块直连#1风电机组控制器进行远程偏航,未成功。

  12月3日23时48分,将#1风电机组所在集电线路由运行状态转备用状态,防止电气短路引起森林火灾。

  12月4日凌晨至傍晚,风速保持在15m/s左右,#1风电机组发电机转速维持在2100-2400转/分钟左右。为防止火灾事故发生,从临近风电场抽调人员和灭火装置,做好防火各项准备工作。

  12月4日20时19分,#1风电机组飞车倒塔,第二段塔筒上端折断,机舱、叶轮和第三段塔筒坠落。

  2020年4月6日10时37分左右,华能青海共和5万千瓦风电项目拆除测风塔作业进行至测风塔第5节时,地面施工人员在松弛南侧缆风绳过程中,测风塔突然整体倾倒,造成位于第4节、第5节的两名作业人员坠落死亡。

  事故 25河南某风电场“5.04”风电叶片折断事故。河南某风电场3号、8号、12号3台风机2020年5月4日8时至10时,分别出现一支桨叶折断,断裂处在最大弦长处,其他两支正常。事故发生时平均风速13.4m/s,最大风速25.89m/s。

  原因是设备制造质量存在问题,叶片合模过程中腹板粘接出现空泡、缺胶、少加强筋等工艺质量缺陷,在长期运行过程中造成腹板支撑失效、叶片开裂变形,导致叶片结构强度不够。

  事故 26——国电龙源梅花山场发生人身伤亡事故。2018年6月9日,国电龙源贵州风力发电有限公司梅花山风电场发生人身伤亡事故,死亡1人。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梅花山项目部在国电龙源贵州风力发电有限公司梅花山风电场开展风机定检工作时,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分包单位九江虹能电力建设有限公司新能源分公司1名检修人员在风机第三层平台进行塔筒法兰螺栓力矩校验过程中,发生高处坠落,造成1人死亡。

  事故 27——华电福新能源乳山风电场人身伤亡事故。国家能源局山东能监办通报:2017年7月6日16时30分左右,华电福新能源乳山风电场,进行A20风机风速风向仪更换作业时,某某公司的外委维护人员未按要求正确使用安全滑扣,发生高空坠落,造成1人死亡。

  事故 28——华润电力承德祥风风电场发生高处坠落事故,造成1人死亡。据河北省安全生产协会官网消息:2017年6月26日16时左右,华润电力风能(承德)有限公司祥风风电场发生1起高处坠落事故,外包单位吉林省东启风电设备有限公司1名员工在清洗塔筒作业过程中,发生高处坠落,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事故 29——中电建鸡山风电厂发生坠落死亡事故。2016年7月21日,阳东中电建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1名作业人员在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区新洲镇鸡山风电厂9#机组并网调试过程中不慎从高处坠落,造成1人死亡。

  事故 30——金风在美国1.5MW风机叶片坠落。2016年2月,美国纽约州Madison县Fenner风电场的1台机组发生叶片坠落事故。该风电场安装有19台GE1.5MW机组和1台金风1.5MW-82机组,本次的事故机组为金风机组。

  该风电场运营商Enel Green Power公司表示,其正在与事故风机供应商金风科技共同对事故原因展开调查。Fenner地方官员(Fenner town officials)表示,这起事故由风引起的可能性不大,更有可能是由螺栓失效引起的。

  事故 31华润风电“11•12”风电项目瞒报事故,5人死亡。2019年11月12日16时许,华润风电(海原)有限公司海原呱呱山200MW风电项目在建工地发生一起较大事故,造成5人死亡。事故发生后,事故责任单位未向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报告情况,刻意隐瞒事故真相,后经群众举报、有关部门多次核查,查实了其瞒报事故的行为。

  2019年11月11日上午9时左右,海原呱呱山200MW风电项目现场,王玉池、刘见东、赵冲飞组织人员将涉事XGC2100W履带起重机由S42#机位向S43#机位转场(距离约1公里),转场模式选用生产厂家徐工集团出具的《XGC2100W履带起重机技术规格书》转场模式一:即转场时需拆除副臂、吊钩、副臂拉锁等,带平衡重140吨、主臂、前支架、后支架等,自行走模式。转场工作当天没有完成,设备在中途停留一夜。11月12日上午7时左右,郭建真到达设备停放地,与前述二人共同操作设备,在其他工人的配合下,于上午11时左右将设备转移至S43#机位。11月12日下午14点左右所有设备到达S43#机位,开始安装起重机。15时多,在S43#机位现场,王玉池被天顺公司会计王康叫走,16时左右,由裴俊、刘见东、赵冲飞、郭建真等人继续组织现场人员安装XGC2100W履带起重机。这期间,郭建真操控主遥控操作装置(操纵行走、变幅、起降等动作),刘见东、赵冲飞分别操控两个副遥控操作装置(操纵主臂底节油缸、连接节提升油缸、支腿升缩等动作),在现场有关人员的配合下完成了副臂底节臂与主臂连接节的连接。之后,他们利用主臂底节油缸将固定钩推入副臂顶节滚轮,固定副臂顶节,并用销轴将固定钩进行固定。完成副臂的安装之后,郭建真会同工人开始在副臂下安装钢丝绳绳头组合及连接板。副臂此时与地面大约处于水平状态,距地面约1米左右,此时,郭建真操作了主遥控器,造成主臂端头下降,低于水平线。由于此时主臂三节臂的定位销轴处于缩回状态,受重力作用两节臂从基本臂内滑出,造成副臂顶节滚轮与主臂下部的固定钩脱开,总重量34.8吨的副臂臂头下落,将正在副臂下端安装连接板、副臂变幅钢丝绳绳头组合等部件的5名工人压在下面。

  涉事履带起重机安装过程中,安装人员没有对履带起重机安全状态进行有效检查,操作司机误操作造成主臂端头下降,在重力作用下,主臂第二、三节臂在基本节内滑出,带动与主臂端头连接的副臂外移,连锁引发副臂端头滚轮与主臂下部的固定钩脱开,重力作用下,副臂端头下落,副臂下方蹲着作业的5名人员来不及躲避,被当场砸压在副臂下方所致。

  事故 32风电吊车吊臂折断 1人死亡3人受伤。2020年6月29日,宁夏某电力有限公司承建的苏家梁、焦家畔风电110千伏送出工程I标段,在实施G30铁塔分段起吊准备对接安装过程中,发生租赁的宁夏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吊车吊臂折断事故,造成劳务分包单位1人死亡3人受伤。

  事故 33——福建省能源集团坪洋风电场触电身亡事故。2017年8月9日,海南金盘电气有限公司在福建省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属福能(城厢)风力发电有限公司坪洋风电场进行箱变调试过程中,作业人员检查箱变高压室高压带电显示器指示灯故障缺陷时触电,造成1人死亡。

  事故 34——内蒙古某风电场“5.24”严重人身未遂且隐瞒不报事故通报。2017年5月24日6时41分,内蒙古某某公司检修部员工许某某在某某风电场35kV五回线预试作业过程中,走错间隔,误上运行中的 35kV 四回线号电杆,造成保护动作线路跳闸,许某某触电烧伤面积达二度 21%、三度 4%,构成严重人身未遂事故,且事后内蒙古某某公司隐瞒不报,未向上级公司汇报相关情况。

  事故 35——某集团所属青岛海西风电项目触电死亡事故。国家能源局通报:2017年3月10日,北京唐浩电力工程技术研究有限公司的分包单位河北光远电力实业有限公司作业人员,在某集团所属青岛海西风电项目中,进行带电线路旁搭设跨越架,在传递钢管时,钢管顶端靠近带电导线

  ——江苏国信大中风力发电有限公司集电线人触电死亡。据国家能源局披露,2016年10月16日,江苏省盐城华源送变电工程有限公司在江苏国信集团所属江苏国信大中风力发电有限公司集电线路送电过程中,施工工人在35千伏集电线——国电投甘肃酒泉风力发电有限公司安西风电场触电死亡事故。据国家能源局披露,

  中电国际甘肃中电酒泉风力发电有限公司安西风电场(350MW)在进行10kV母线联络开关预防性试验工作过程中,专职工作监护人吴×(男,29岁,主值班员岗位)误碰10kV甲乙母线开关下口静触头,电击受伤,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13时30分死亡。事故 38——国华东台风电场死亡事故遭国家能源局通

  。据国家能源局披露,2016年7月风电领域发生一起触电死亡事故。7月30日,北京博润新能电力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国华东台风电场无功补偿装置上工作时,发生低压380伏触电,造成1人死亡。

  华锐风电3名作业人员在张家口尚义县安装调试风机时,发生触电事故,造成3人死亡。彼时,华锐风电行业排名中国第一、全球第七。

  在广西贺州, 大型吊装事故发生,一部三一SSC1020C在进行风机吊装作业时,大臂不慎折断,底盘竟然纹丝不动,具体事故发生原因有待调查。幸运的是这次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事故现场一片狼藉,地形也相当复杂。

  福建霞浦某风电场发生吊车倒塌事故,当地村民描述,履带吊倒下的声音几里外的村庄都能听到。据悉,该吊车是在维修被“玛莉亚”台风吹倒的风车时发生的事故。

  承担江西灵华山风电场塔筒运输的湖南某物流有限公司,在风场外13公里的返步桥塔筒堆场发生吊车侧翻,造成指挥和司索人员一死一伤。事故 43——山西昔阳西寨风电场一期项目发生吊车侧翻事故,造成1人死亡。

  中能建所属天津电力建设有限公司在大唐集团所属山西昔阳西寨风电场一期项目主吊转场过程中,70吨汽车吊在卸20吨主吊配重时,汽车吊因左前方地面坍塌,枕木断裂发生侧翻,吊车操作室撞击到左侧平板车,造成汽车吊司机1人死亡。事故 44——京珠高速咸宁北路段叶片掉落事件。

  一辆山东牌照的挂车行至京珠高速咸宁北路段时,车上装载的15吨巨型风电叶片掉落在行车道上。一旦有车撞上,后果不堪设想。高警、路政等多部门联手,经过1小时的紧急抢险,受阻了1个小时的交通得以恢复畅通。

  ——2013年10月4日神木县能文机械吊运服务有限公司的三一400吨履带吊于山西省安装风电发生重大事故,车体侧翻,造成几百万的损失。

  上午10:27分左右,隶属德益齐租赁有限公司,全球知名机械设备制造商——利勃海尔LTM11200全地面1200吨液压起重机(车辆序列号SN:073429),在山东省枣庄市云亭区徐庄镇风电施工现场发生臂架倾翻事故。

  《电力安全生产》公众号推送了一篇《“5.27”天桥山风电场40号风机叶片折断及塔筒受损事故通报》(下文简称“报告”),报告中指出中复连众LZ43.5-1.5型叶片在天桥山项目上已断裂6支,在设计、制造上存在质量问题。中复连众其后发文澄清,此报告没有全面、客观的反映事实,在事件处理的过程中,责任认定并没有得到任何第三方机构的正式确认,仅依据单方面的推测即对事故原因做出了定性判断,未经过我司的确认许可即对外公布,对我公司的企业形象造成了严重的影响,是对于叶片制造企业名誉的损害。下表为中复连众整理的昌图天桥山项目折损叶片信息:

  中复连众分析认为,从事故原因来看,108、093、036、083四支叶片断裂原因非常明确,是由于厂外不合格维修以及雷击造成的。当时也与主机厂的技术、质量人员做了沟通,中复连众考虑与主机厂的合作关系以及风场的利益,由主机厂负责叶片的吊装和运输,中复连众负责提供新的叶片,把拆下的部分叶片返厂处理。

  2015年中复连众首次接到风场反馈叶片在运输中损伤报告,由此第一时间组织技术人员到场进行损伤检查,发现叶片尖部40.7m与路旁的树木发生碰撞,结构损伤严重。汇总2015年以前发生在天桥山现场的断裂叶片情况,发现有以下规律:

  2)叶片的厂外不合格维修痕迹明显,使用了与我司叶片制造材料体系不同的原材料,匹配性以及强度难以保证;

  撞击造成的产品损伤严重,叶片的内外蒙皮以及芯材部分都发生了断裂,单从产品外观上检查仅为一道裂纹,很难发现有重大的质量问题;

  如叶片运输过程中发生的叶尖碰撞不严重,因叶片尖部的特殊结构,可能存在内部芯材损伤失稳、外部无损伤的情况,叶片运行一段时间后才发生可见的损伤。

  为了减少维修费用,委托的维修单位极不正规,由于维修的质量严重不符合要求,最终导致叶片在长期运行过程中发生失效,叶片尖部位置断裂。

  5名交通事故遇难者此前在湖南桃江范家洞风电项目附近收集、装运柴火(约6吨),并由一辆货车装载下山,5名交通事故遇难者共同驾乘一辆私家面包车,返家途中意外坠崖,不幸遇难。据了解,5名交通事故遇难者曾参与湖南桃江范家洞风电项目挡土墙作业,并已于2020年1月11日完成结算支付,结束挡土墙作业。事故本身与风电项目无多大关系。事故 49

  2020年7月8日,吉林省白城市国道G302公路上发生一起大型车辆“车载重物”滚落砸毁车辆突发事故。当日下午1点23分,一辆白色小型轿车驶出单位大门,在驶入G302国道时,一辆沿G302公路由西向东行驶的重型货车驶来,在发现白色轿车时,紧急减速避让。

  在避让过程中,车上拉载25.6吨重的风电齿轮箱因捆绑不牢固而滚落,重重的压在小型轿车前部,造成小型轿车司机徐某当场死亡。事故 50